您当前的位置 :浙江在线 > 伊人在线 > 2012心·阿卡迪亚 > 我们关心 正文

留学新生如何克服“成长的烦恼”?

2014年09月09日 10:54:30  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

  五年前,来自宁波的大男孩张弘独自一人走进亚利桑那大学,开始了留美生涯,那时的他还是一个战斗力五级的小菜鸟;三个月前,他加入了“海龟”队伍回到了老家浙江,成为聚光科技里的一名小鲜肉,这时的他已是斯坦福大学环境工程与科学专业的研究生,早已从小菜鸟逆袭成为男神级人物——有身高,有相貌,有财,更有才。一次长达五年的留学之旅,让张弘一路升级,不得不说,这是一次成功的镀金。但回头看,初到美国时,他也遭遇了每个留学新生都经历过的“成长的烦恼”。

  “初到美国时,有兴奋也有激动,不过更多的是迷茫和无知,是它们时刻伴随着我。”张弘说,到一个新的国家,没有朋友是自然的,孤单也是自然的。

  由于交际能力还不错,才短短一周,张弘就交到了三十多个中国朋友。他把朋友大致分了个类:有些是纯粹出来玩的,为了混个文凭;有些是想认真学习,努力完成学业,好好毕业的;有些则是用心融入,想留在美国的。他把自己归入第二类。

  “既然知道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,短期目标也就不难定了,我和自己说,要会选择适合自己的圈子,逼着自己融入海外环境,自怨自艾根本没用。”张弘告诉记者,他做了一些对自己特别狠的事——远离中国学生聚居地,住进满是外国人的宿舍,还强迫自己不用QQ,暂时与国内的亲朋好友少联系。这样一来,他就被自己圈在了美国人的圈子里,室友是美国人,周围住的也基本都是美国人。

  “融入美国我花了一年时间,从认识非常多的美国人开始,到学习美国人的思维方式。我学美国人的直接,学美国人的不懂客气,学美国人的不绕弯子。”张弘说,“在美国我基本不说‘Sorry’,也不说‘Thank you’。”

  张弘告诉记者,在美国的第一年,他一直在尽量避开中国圈子,除了教会时间,一般都不会与中国人接触。

  当然,脱离中国圈子是有代价的——孤单。很多时候,陪伴着张弘的就是孤单:生病时,拿出手机不知道打给谁;开心了,拿出手机也不知道该和谁分享。好在美国圈子里玩乐的东西并不少,这让张弘有了长达一年的新鲜感,参加Party、泡泡酒吧、打打台球……

  时而兴奋,时而落寞,这是每个留学生都会经历的过程,张弘有自己的应对办法,但不代表适合任何人。本期出国周刊,来听听过来人是如何搞定“成长的烦恼”吧。

  我在香港读研究生的时候,班里大多数是内地学生,大家习性相近,很快就扎堆玩在一起,只有一位同学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他只跟local(当地学生)玩,小组作业时,他会找在外有工作经验的local搭档,跟他们一起做调查,做义工。上课时,他还会用蹩脚的粤语跟老师互动,就这样一直狂刷存在感,从任课教授到系里的学科主任,都记住了他。

  他很努力地想融入香港社会,我甚至听说,他还跑到旺角的各大游戏厅,去找那边的少年仔搭讪,跟他们聊天,试图去理解香港的年轻一代在想什么,要什么。比起学生,他倒更像个记者,去观察市民的生存状况,去触摸生活的断面。

  我的这位同学也学粤语,但他不看电视剧,只看新闻时事类节目,参加的社团都很“高大上”,大多与经济、民主等话题有关。原因很简单,他说是因为看电视剧性价比低,“从新闻开始了解这个社会,效率更高。”

  临近毕业那会,当更多的人还在纠结留港工作还是回内地发展时,他很快地在香港找到了工作,去一家金融机构做产品开发。我们有些意外,但细细琢磨,似乎此前他与游戏厅疯狂交友的行径都有了合理的解释:去了解年轻人的心理、行为习惯,成为他将来做客户分析时的数据支持。

 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才不会感到迷惘和无助。我的这位同学是很正面的案例,但现实是很多留学生一直挣扎在困顿和焦虑之中,一种很糟糕的现象是:留学第一年在不适应的各种抱怨中度过,第二年继续纠结,第三年开始反思留学值不值,第四年找不到合适工作继续沮丧。

  如何跳出这个怪圈?我们可以建议要制订规划,明确方向,有目标的人在奔跑,没目标的人在流浪,但显然这需要因人制宜,说多了都有点隔靴搔痒的味道。或许可以这样,在学业之外,走走看看,尝试着放弃原来的思维方式,放空自己,去观察体会生活里真正的价值和美好。

  要知道,无论我们做什么,艰苦奋斗也好,挥霍金钱也罢,都是遵从内心去获得满足和感受幸福。这样来看,早点明白自己想要什么,早点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便能早点获得人生的幸福。

来源: 杭州网--每日商报  作者: 记者 张晨 孙蓓蓓  编辑: 金菁菁

相关新闻